一周趋势看点 科技公司“大战”主角不是你我争的却是你我的利益

发布时间:2018-06-09 20:34:08

一周趋势看点 科技公司“大战”主角不是你我争的却是你我的利益

  这个礼拜媒体的焦点在崔永元和高考,无可厚非。下个礼拜,若不再出意外,焦点会在特朗普和金正恩那里。很少有地球人会希望看到“世界大战”,可人类社会大战小战总是无处不在。在科技行业,美国的脸书内部闹翻,而中国的“头腾”大战着实令人头疼。本周我们的镜头还是要留在美利坚大陆,着重探讨脸书的问题。

  扎克伯格刚刚结束道歉之旅,烦恼还是没有结束。脸书与众多平台达成协议进行用户数据分享,又引发一波质疑。近日,脸书前几年刚收购在自己旗下的手机聊天应用软件WhatsApp创始人Jan Koum正式辞职。一年内(公司被并购不到四年)WhatsApp两位创始人Jan Koum和 Brian Acton都相继辞职。而因为离职过早,他们将分别放弃4亿美金(Koum)和9亿美金 (Acton)。事实上只需要留在公司到今年十一月,根据协议条款,他们就可以拿到这些巨款。

  什么原因放着钱不要,非要离开自己一手打造的事业呢?小道消息是WhatsApp并入脸书后跟上头格格不入,双方员工也因为很多细节问题有摩擦,比如,桌子不舒服或者需要更好的卫生间。当然谁都知道这是表象。甚至有学者就指出,WhatsApp员工开始用细节跟总公司抗议本身就是感觉业务各方面被剥夺自主权后的自然反应。是的,真正的原因就在于自主权和自主权背后WhatsApp创始人所坚持的核心价值。什么核心价值?—— 隐私和不要广告。

  WhatsApp,这样一款类似于微信的交流软件,其加密系统一直是主打的核心技术。同时,这家公司长期以收取一年一美金的象征性费用和完全拒绝广告植入作为卖点。两位创始人一直不断强调网络公司通过获取个人信息、兜售个人信息和永远盘算着如何有效投放广告的盈利模式是不可取的。就此他们特地写过一封公开信叫做《为什么我们不卖广告》。信中提到:

  他们表示建立WhatsApp的初衷就是要做出一个大家喜欢用的产品,而赚钱纯粹是基于此并且因为此而向客户直接收费。信的后半段他们还提到了广告对人们思绪的破坏以及“客户变成商品”这样的主次颠倒问题。

  可惜,“更开放”和“卖广告”恰恰是脸书这家公司的核心收入来源。这便是脸书与WhatsApp这段姻缘从一开始就存在的悖论。WhatsApp的理念恰恰就是针对脸书这样的公司的,然而最终还是被它收购了。脸书说好了不改变WhatsApp的路线,却因为自身的大战略需要,还是要在广告问题上动起了WhatsApp的脑筋。最终就像两位创始人承诺的那样,如果因为和脸书在一起最终会丧失初心,他们将会选择离去。

  镜头拉回到神州大地,今日头条和腾讯公司正在为了抖音被微信朋友圈封杀的问题在“搏斗”,从舆论“搏斗”到了法院。他们都在起诉对方不正当竞争。不论“搏斗”双方还是舆论,都在“术”的层面讨论或争吵得不可开交,主要包括流量的问题、谁造路谁开车的问题,以及内容与平台面对状况的时候权责的问题。但还是有媒体人指出应该关注“头腾大战”背后的公共性质,因为平台企业规模达到一个层次就不只是商业问题了。

  反观脸书这场内部战争一直在“道”的纠缠,是否背后最核心原因真的如双方特别是WhatsApp创始人方所述那么关乎于理念,外人不得而知。但不论是公司面对舆论,还是舆论思索公司行为的时候,似乎“道”(理念、价值)层次的事情已经愈来愈成为人们关注商业新闻的焦点所在。

  中美两国科技界这两场企业的“争斗”,发生在同一时点,以不同的方式展开,朝着不同的方向演进,但又存在千丝万缕的联系,把科技企业发展的边界和秉承的目标、精神问题或者说价值观摆到了世人面前,即科技公司能不能只抓科技,不管价值观?对此,全世界还没有做好准备,如何应对。但这终将是影响科技业发展进程和路线的开端。

  所挑选的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是最为被广泛讨论的,另外选择两篇评论文章作为参考。评论文章是有明确立场的,仅提供一种思考角度。

  这是WhatsApp两位创始人在2012年写的公开信,说明公司的业务理念。

  方可成是在舆论观察问题上发表言论频率比较高的媒体人,其实全篇文章主要是以谷歌作为例子阐述平台巨头涉及到的事务为何涉及公众的核心利益。

  全民基本收入的问题是一个科技圈、学术界和政治界都在讨论的问题,既现实又哲学,既未来又当下。很多地方都跃跃欲试,选了一篇芬兰关于全民基本收入实验的文章。当然芬兰目前叫停了这个项目,但是否等同于全民基本收入的失败?似乎现在下断言还为时过早。

  温哥华是北美的亚洲美食和中华美食中心的事实已经存在了至少十五至二十年,而这个现象居然上了纽约时报的头条,这是颇有些令人意外的。大量的亚洲移民让这座加拿大的西海岸城市不光是在食物上亚洲化,而且在文化、语言、商业甚至生活方式上越来越呈现出吻合西方世界“最亚洲”的都市这一名号。这种大中华地区和大亚洲地区的外溢效益会长期对这座城市和整个加拿大产生什么影响,值得继续观察。